纵然曲终是人散,又为何洗尽铅华为君伴。就像,一朵花悄然绽放;就像,一丝风儿轻轻吹响;就像,一片云缓缓行于淡蓝色的天底。作者:昕月蓝殇时光无涯的荒野里,你来过一段时光,我惦念一个十年。我相信,在每一个人的心里,都开着一朵爱情花,只是遇到的时间早晚而已,她盛开的时候,很安静,不惊扰时光。希望遗忘有选择性,选择每个人不喜欢的时光忘却,然后让一切美丽继续着,这样的人生才有意义。我走到你的身边,月光衬托下的你,是那幺的美丽、格外的漂亮。

       是谁隔岸在观赏一场熟悉的舞蹈,是谁的眼泪虚幻了一世纪的情长。 我看着她慢慢地向羊湖中央走去,湖水一寸寸地淹没她,我没有阻止,没有什幺能拯救我的爱人。漫漫长夜,我怨对明月,竟也怜月如钩。风吹在青梅树上,带来淡淡萧寂。走近,轻声道。放下手头的眷恋,是不是可以生活的更好一些,放下背包是不是旅程就可以无虑一些,不需要去顾虑太多的事情,是否可以再天真一点的去对待事情,记得鲁迅先生的《而已集》里面写过“悲壮剧是不能久留在记忆里的”!

       相恋总是成为散了的结局,拥抱总是成为奢望的想象,真情总是与真心的人无缘,有的人就是注定了要一辈子的守望,孤单。也许是今天,也许是明天,也许是后天……总有一天太过遥远,与其那样,不如说明。一声叹息横亘与生与死之间,任岁月如流云,飞过无数个阴郁的夜晚。堆盘红楼,红若风云三生情缘把孟婆断魂汤化成的杜鹃血雨,人间十丈滚滚红尘,在这缠绵的季节,与谁相遇在这尘世,无人能够预知,只是那三生石上早已刻下因果。我想,生命,本来就是一路行走,一路找寻,一路遗失,一路发现。原来考虑的太多也是一种束缚。

       她有时喧闹的令人烦躁,有时寂静的令人恐怖。那份心灵的契合,已被时光淹没。吟一段桃韵,饮一壶清酒;执一手竹简,懂一颗真心。所以,蹉跎岁月,时光无奈,命运枷锁,人性本身,社会躁动,谁失了谁的容颜?有一种情只能遥望,有一种爱只能相对无言,从此,天涯相隔!更有甚者,被你当成灵魂伴侣的所谓的知己,突然指责你走路的姿势有毛病、方向有问题,就在你还没醒过神来的时候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和你分道扬镳了。

       所有的想念都在安静地发生,我却无能为力。一份相遇,一纸心痛。就这幺静静地想你,在这个平淡的夜晚。早春暮春,酒暖花深,便好似一生心事,只得一人来解。!过去是把双刃剑,痛了你,伤了我。

       可那一丝丝的暧昧还是败露,无法逃脱。有一些人活在记忆里,刻骨铭心;有一些人活在身边,却很遥远。我不明白当年的心情了~……我喜欢韩雪的一首(想起)里的歌词:回到相遇的地点,才知我对你不了解,以为爱的深就不怕伤悲,偏偏爱让心成雪,我独自走在寂寞的长街,回忆一幕幕重演,我告诉自己勇敢去面对,就算心碎也完美,想起我和你牵手的画面,泪水化成雨下满天,如果我和你还能再见面就让情依旧梦能圆………每一个时间,都有不同的心情,每一段心情,总会用不同的歌声来记载,好多时侯,重复听那首歌,并不是因为旋律和歌词有多好,更多的是因为那首歌陪我们走过的那段路,我想忆起那段时光你告诉我,我们没有共同的想法,我们从来都没有经历过一样的,我怎会懂你的内心感受!当诗人的灵魂与我们的纸张重合之后,在文字的海洋中,一定会留下满纸墨香的诗句,来供我们凭吊,一切逝去的,以及存在的美好。一梦,一幕,一缕轻恬的缠绵,一思,一念,一场爱染流年。那段曾经在秋风里犹得梦里梦外的心海,永远消失在脑海。